2021-07-19 12:44

只有1.5%到7%的现代人类基因组是我们独有的

我们基因组的一小部分可能是现代人类独有的

现代人类已经存在了大约35万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继续进化,我们的DNA也发生了变化——但是,只有一小部分基因组是我们独有的。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Nathan Schaefer和他的同事们发明了一种名为“快速祖先重组图估计器”(SARGE)的工具,可以用来估计个体的祖先。

更具体地说,它帮助确定了现代人类基因组的哪些部分没有与其他古人类共享——这意味着它们不存在于我们与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共享的远古祖先中,也没有通过与这些古人类杂交而引入人类基因库。

Schaefer说:“我们想知道的是,在基因组的特定位置上,个体的祖先是什么样子的,而不是建立一个横跨基因组的树来显示一堆基因组之间的平均关联。”“我们基本上是想展示每个人在基因组的每个可变位置上是如何相关的。”

研究小组分析了一个丹尼索瓦人、两个尼安德特人以及279个现代人的基因组,以区分基因组的哪些部分区分了现代人和古人类。他们发现只有1.5%到7%的现代人类基因组是我们独有的。

这个数字可能看起来很低,但部分原因是我们从远古祖先那里继承了大量的DNA,这些祖先最终进化成了现代人以及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

更重要的是,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杂交,获得了更多不是我们独有的DNA。

Schaefer说:“的确,人类个体的基因组中有非常低的比例可能来自尼安德特人或丹尼索瓦人的祖先——非洲以外的人可能有1.5%到2.1%的基因组来自尼安德特人的祖先。”

但我们知道,这一小部分尼安德特人DNA的确切形式因人而异——这意味着两个人可能都有2%的尼安德特人DNA,但却有少量相同的尼安德特人DNA。Shaefer说,这些差异叠加在一起。一些估计表明,大约40%的尼安德特人基因组可以通过结合来自各种现存人类的遗传信息拼凑在一起。

造成人类独特特征的突变包含在基因组的一小部分,似乎主要影响与大脑发育相关的基因。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蒙哥马利·斯拉特金(Montgomery Slatkin)说:“了解这些变异如何影响人类的心智能力,将有助于我们理解人类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的认知差异。”

报名参加我们的人类故事,一个免费的活动第一期关于考古学革命和人类进化的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