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4 08:05

从《星际穿越》到《隐藏人物》:12部关于太空的最佳电影

《星际穿越》中的马修·麦康纳

星际(2014)

探险者们到达了一个水深及膝的世界。遥远的“山脉”向他们席卷而来:一股跨越星球数公里高的杀人潮。他们逃了出来,但不久之后,一名精神错乱的宇航员将他们放逐在一团奇异的冰云上。

《星际穿越》通常很傻,有时真的很有远见,它是21世纪对斯坦利·库布里克开创性的《2001太空漫游》的最佳回应。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饰演约瑟夫·库珀(Joseph Cooper),一位丧偶的美国宇航局(NASA)飞行员,由于地球的食物系统正在崩溃,他被要求进入星际空间,寻找一颗与地球相似的“行星B”供我们居住。杰西卡·查斯坦饰演他成年的女儿,被父亲的鬼魂纠缠。

他们的表演具有真正的说服力,但最重要的是固定套路。电影的高潮部分是一个旋转的黑洞,它的视觉效果由物理学家基普·索恩(Kip Thorne)精确地计算出来,由伦敦特效工作室Double Negative细致地渲染出来,最后发表在《经典与量子引力》(Classical and Quantum Gravity)杂志上。

几年前,索恩和电影制片人琳达·奥布斯特(Lynda Obst)在接受《科学》(Science)杂志采访时曾设想拍摄一部电影,探索索恩所谓的“宇宙扭曲的一面——黑洞、虫洞、更高维度等等”。他们是索恩的《星际科学》这本书的主题。

与此同时,诺兰继续制作越来越复杂的电影。《特尼特》是他的最新作品,它为时间所做的一切就像《星际穿越》为太空所做的一切。

Sam Rockwell in Moon

《月球》中的山姆·洛克威尔

月亮(2009)

山姆·贝尔(山姆·洛克威尔饰)是一个氦-3矿的唯一主管,在他三年的工作结束后,他准备离开月球。(罗伯特·祖布林(Robert Zubrin)的《进入太空》(enter Space)一书为邓肯·琼斯(Duncan Jones)提供了电影的工业背景。)但山姆也被困在一辆撞毁的月球矿石传送带残骸中。当山姆和山姆为他们令人费解的会面而绞尽脑汁时,他们必须解决一个明显而紧迫的谜题:还会有多少个山姆?

一位首次执导的英国低成本科幻电影邀请罗克韦尔,他把事情留到最后一分钟,然后抓住了与自己对抗的机会。一旦登上飞机,他的承诺是完全的:即兴即兴地回忆自己的表演,他坚持通过举止而不是服装的变化来区分两个山姆。结果是一部扣人心弦的、充满情感的惊悚片,加上各种别出心裁的特效(从CGI到模型制作,再到简单、灵巧的剪辑),让观众在整部电影中都保持不平衡。琼斯还没有超越他的处女作,而罗克韦尔,由于他后来的所有成功,将永远作为月球人被记住。

Eve Green in Proxima

比邻星的伊芙·格林

比邻星(2019)

爱丽丝·维诺库尔的第三部作品《比proxima》拍摄于欧洲航天局在德国的训练设施,以及莫斯科郊外的综合设施,这里是尤里·加加林宇航员训练中心的所在地。它从未离开地面,但它仍然是一种远离这个世界的体验。

电影摄影师乔治·勒恰普托斯(Georges Lechaptois)出色地捕捉到了这些很少被瞥见的空间的所有陌生、平庸和偶尔的破败。看着这些,人们不禁会想,成为一名宇航员肯定就像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一个人迷人的职业大部分是在气味难闻的更衣室里进行的。

同样值得称赞的还有伊娃·格林,她饰演的莎拉·洛罗是一位单身母亲,在最后一刻得到了参加国际空间站任务的机会。格林很好地表达了莎拉既想去太空又不想和女儿分开的矛盾状态。解决方案是存在的,但将很难打造,而格林的表现令人心碎。

Alien

外星人在外星

外星人(1979)

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饰演的瑞普利(Ripley)是一名明智而机智的太空货运船员,当他们面对一个掠夺性的、偷渡的外星人时,他们的能力将被证明毫无用处。

评论家们很喜欢《异形》:他们说它将改变我们对科幻小说的看法。它也改变了我们对生物学的看法。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是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我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特权的特殊性。《异形》让我们想起了自然世界的真实面貌。它让我们处于事物的中间,不是没有资源,但绝对不是食物链的顶端。它提醒我们生命的过程是掠夺性的——生命就是撕裂生物以获取它们的原材料。

在《异形》系列电影中,被笨拙地命名为“xenomorph”的生物有一个臭名昭著的生命周期,大致基于某些寄生蜂的生命周期,但添加了可塑性的成分。一个被拥抱的人类带来了一个人形外星人。被拥抱的狗会变成犬吠。(《异形:复活》(1997)中的水生异形从何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你想知道达尔文说了什么,请阅读《物种起源》。但如果你想知道原著读者的感受,那就去看《异形》吧。

2001: A Space Odyssey

《2001太空漫游

《2001太空漫游》(1968)

当斯坦利·库布里克向英国作家阿瑟·克拉克提出电影构想时,克拉克反应热烈。他写道:“‘真正优秀的’科幻电影早该问世很多年了。”

问题是,该拍哪部好电影,这是两人从未真正解决的问题。一部关于科技胜利的电影?还是一部关于人类精神永恒渴望的电影?

库布里克研究人性,曾执导过《光荣之路》和《洛丽塔》等令人不安的电影,他在日本科幻电影中挖掘特效。克拉克是通讯卫星的先驱,也是一名作家,他编写了一份以他后来称之为“上帝概念”为中心的剧本。

从人类起源、太空竞赛、人工智能、太空探索到跨维度旅行,《2001》讲述了大卫·鲍曼(凯尔·杜丽饰)与被无意中设计成杀人机器的HAL之间的决斗。HAL是一台引导他的飞船前往木星的电脑。我们倾向于认为克拉克为这部电影带来了令人惊叹的元素,而库布里克则带来了不安。事实并非如此:他1960年的小说《宇宙飞船的挑战》(The Challenge of The太空船)显示,克拉克已经痛苦地意识到一个“漂浮在离任何地方数百万英里的真空中、自给自足的小社区”所面临的挑战,这个社区在塑料和金属的泡沫中维持着生命,而“绝对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鲍曼和船上可怜的、被困在盒子里的人工智能都陷入了无聊和最初的疯狂之中,这正是影片的主要要点:我们不能只靠理性生活。我们需要更多的东西。

Taraji P. Henson (centre) in Hidden Figures

塔拉吉·p·汉森(中)《隐藏人物》

隐藏的数字(2016)

1961年,在美国宇航局的兰利研究中心,三位黑人女数学家凯瑟琳·约翰逊(塔拉吉·p·汉森饰)、多萝西·沃恩(奥克塔维娅·斯宾塞饰)和玛丽·杰克逊(贾妮尔Monáe饰)为该机构将白人送入太空的努力贡献了她们非凡的数学能力。他们工作的单位被性别和种族隔离,但他们面临的困难被许多同事忽视。他们的老板阿尔·哈里森(一个由凯文·科斯特纳扮演的虚构人物)不这么认为,于是单枪匹马地废除了美国宇航局的种族隔离制度,他的武器只有刻薄的舌头和一把大锤。

这部电影是根据2016年玛格特·李·谢特利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不过它没有采用那么写实的手法。例如,这部电影将约翰逊的开创性工作推迟了10年,这样她就可以与其他女演员分享感觉良好的时刻。

这是否重要取决于个人品味。多亏了这部电影,我们现在知道了约翰逊、沃恩和杰克逊的名字,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Bill Paxton, Kevin Bacon and Tom Hanks in Apollo 13

比尔·帕克斯顿,凯文·贝肯和汤姆·汉克斯主演的《阿波罗13号》

阿波罗13号(1995)

1970年4月11日,阿波罗太空计划的第七次载人任务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它将降落在弗拉莫罗陨石坑,帮助建立月球和地球的早期历史。

飞行两天后,服务舱的一个氧气罐发生了爆炸,他们的飞行轨迹被改变为绕月飞行,并于4月17日返回地球。头晕从空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安装速度他们认为会杀死他们,浑身湿透的凝结,冷因为现在权力极其有限,而且只有塑料袋的公司他们不能抛弃自己的尿液担心这将改变他们的课程,指挥官吉姆·洛弗尔指挥舱飞行员杰克·斯威格特和登月舱飞行员弗雷德·海斯几乎没有说一句抱怨的话。难以置信的是,他们活了下来。

在剧本中,导演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加入了斯威格特(Swigert,凯文·贝肯[Kevin Bacon]饰)和海斯(Haise,比尔·帕克斯顿[Bill Paxton]饰)之间的争吵,除此之外,对《阿波罗13号》的官方文本几乎没有改动一个字。汤姆·汉克斯饰演的洛弗尔是一位处理危机的有能力的人。没有顿悟。灵魂不是搜索。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会带来轻微的安静体验。但是这个煞费苦心的精确胶片(包括阿波罗13号指令舱的部分片段;甚至演员的压力服都是无懈可击的),仍然是无与伦比的,在每个镜头和每个手势完全令人信服。

Ryan Gosling in First Man

瑞恩·高斯林出演《第一侠》

第一个人(2018)

似乎登月还不够,尼尔·阿姆斯特朗用他的余生向世界媒体描述这一经历。难怪他成了某种隐士——这当然只会引起更多媒体的兴趣。

阿姆斯特朗是一名航空工程师和大学教授,是一个喜欢隐私的人。他被逼得走投无路,除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故事,还能做什么呢?人们失望了,他们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说他很迟钝。

两年前,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出演了音乐剧《爱乐之城》(La La Land),而达米安·沙泽勒(Damien Chazelle)又让高斯林出演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这部电影承诺将定位阿姆斯特朗跳动的心脏和丰富的情感生活。因此,《第一个人》是一个胜利。

高斯林是电影演员中的电影演员,能够以惊人的速度表达深刻的情感。“守口如瓶”几乎不会妨碍他。他有很多工作要做。乔希·辛格(Josh Singer)巧妙的剧本给了阿姆斯特朗一个深刻的、个人的动机,让他想要登上月球,这丝毫没有干扰历史记录,也没有淡化这个著名的主题。至于登月本身,它代表了电影技术的一个里程碑。你会相信你在那里,你会深深地好奇,为什么阿姆斯特朗,或者其他任何人,会去那里。

Dennis Quaid in The Right Stuff

丹尼斯·奎德在《正确的东西》

《天生一对》(1983)

山姆·谢泼德(饰演查克·耶格尔)和埃德·哈里斯(饰演约翰·格伦)的精彩表演,考夫曼这部3小时13分钟的史诗巨制大致按照汤姆·沃尔夫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美国最早将人类送入太空的努力,震撼人心但又具有批判性。

当然,这需要的是“正确的东西”:技能、勇气和面对死亡时令人毛骨悚然的无畏相结合。谢泼德饰演的试飞员查克·耶格尔(Chuck Yeager)是第一个打破音障的人(顺便说一句,他还是电影的顾问),这些品质在他的表演中得到了完美体现。

离开地球还需要合作、组织,甚至——但愿老天保佑我们——宣传。埃德·哈里斯(Ed Harris)是完美无瑕的格伦(Glenn),注定会成为首位进入太空的美国人,他的“正确的东西”已经被无休止的课程、测试、杂志简介和媒体活动磨掉了粗糙的边缘。

从历史上看,《正确的东西》并不是特别准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水星号宇航员Wally Schirra、Gordon Cooper和Alan Shepard批评了电影对他们的同胞Gus Grissom的亏本,他们在阿波罗1号的火灾中丧生。

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部深思熟虑、充满智慧、令人激动的电影,它很好地捕捉到了太空旅行成为一项严肃的、共同的事业的时刻。

Matt Damon in The Martian

《火星救援》中的马特·达蒙

火星(2015)

基于一个惊人的错误(火星风暴不会起床的能量吹宇宙飞船)火星是一个否则巧妙地解决了宇航员的故事(马克·沃特尼,由马特·达蒙扮演),留给死在火星上,可能存活了四年的土豆种植在回收的排泄物。

这部电影改编自安迪·韦尔(Andy Weir)的一本书,这本书最初是由一系列博客文章组成的,斯科特的电影保留了一种可爱的、拼凑而成的品质,巧妙地(到最后,真的相当感人)反映了沃特尼为生存而挣扎的经历。

《火星救援》在沃特尼的火星基地、他的船员们返航的飞船和地球上每个人都在疯狂地做正确的事情的办公室和控制室之间穿梭,它吹嘘着栖息地、宇航服、宇宙飞船和运载火箭的设计都经过了NASA的批准,他们救沃特尼的机会微乎其微

作为美国宇航局火星计划的无耻广告,以及庆祝1986年挑战者号灾难后载人计划的重生,《火星救援》已经有点过时了。但它的发明和幽默是永恒的。

Sandra Bullock in Gravity

《地心引力》中的桑德拉·布洛克

重力(2013)

当一个碎片云旅行速度比子弹与航天飞机相撞时,任务专家瑞安石头(桑德拉·布洛克)和资深宇航员马特·科瓦尔斯基(乔治·克鲁尼饰)必须穿过深渊的空间减少空气和燃料的供应的车辆,会把他们带回家;很快,碎片云将回到它不可阻挡的轨道上。

引力理论的前提是,近地轨道上挤满了硬件和丢弃的垃圾,碰撞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即所谓的凯斯勒综合症,并摧毁所有卫星。

尽管如此,《万有引力》与其说是一部科幻电影,不如说是一部生存电影(想想《开放的水域》和《触摸虚空》,都是2003年的作品),也是你最不可能去上轨道力学课的地方。虽然没有2019年的《星际探索》(Ad Astra)那么愚蠢(片中布拉德·皮特用舱盖当伞跳过土星冰环),但引力不是2001年的《阿波罗13号》,也不是《第一侠》。

但是,准确是一回事;事实完全是另一回事。凭借《地心引力》,导演Cuarón成功地实现了他的雄心壮志,拍出了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失重电影,比之前或之后的任何电影制作人都更有力、更直接(是的,也更准确)地传达了零重力的环境和感觉。

William Lee Scott Jake Gyllenhaal Chris Owen Chad Lindberg in October Sky

《十月天空》中的威廉·李·斯科特,杰克·吉伦哈尔,克里斯·欧文和查德·林德伯格

十月的天空(1999)

美国宇航局(NASA)工程师小霍默·h·希卡姆(Homer H. Hickam Jr.)的自传为这部讲述一名青少年在太空竞赛之初长大成人的故事奠定了基础。1957年,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Sputnik,当时17岁的杰克·吉伦哈尔(拍摄期间他还在上学)正在扮演西弗吉尼亚州科尔伍德的一名高中生荷马。

受到苏联成就的鼓舞,并受到老师(劳拉·邓恩饰)的鼓励,霍默和他的“火箭男孩”同伴们开始自制导弹。克里斯·库珀(Chris Cooper)在荷马的父亲这个不知感恩的角色中找到了金矿,认真地给他儿子的梦想泼冷水:他想知道在当地煤矿工作有什么不好?

导演乔·约翰斯顿(Joe Johnston)更出名的是他在英雄主义和火箭飞行方面更有干劲的做法。(1991年的《火箭人》是一部经典之作;《美国队长3:第一个复仇者》(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 2011)

《十月天空》完全是一个包含更多内容的成就:一个由火箭技术、太空旅行和地球之外的世界的可能性唤醒的令人感动的想象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