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4 11:32

曾用“反垄断”搅黄英伟达收购ARM,微软买动视暴雪面临相似尴尬 | 海外周选

曾用“反垄断”搅黄英伟达收购ARM,微软买动视暴雪面临相似尴尬 | 海外周选

编译 / 友亚

严格的反垄断审查让谷歌和meta等主要科技公司对大型收购交易望而却步,但微软却变得愈发胆大,比如以69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某种程度上,这得“感谢”微软的反垄断事务负责人丽玛?阿莱利(Rima Alaily)。

阿莱利的主要工作是帮助微软通过反垄断审查,从而完成一些大型收购交易。但2021年初,阿莱利有了一项不同的任务:扼杀一项交易——阻止英伟达(Nvidia)以400亿美元收购ARM。

微软认为这会提高ARM芯片设计的许可成本,损害微软和其它科技公司的利益(微软在服务器等产品中使用基于ARM设计的芯片)。

知情人士称,阿莱利与她的老板、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以及微软当时的外部法律顾问乔纳森?坎特(Jonathan Kanter)共同起草了微软的提议书,敦促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干预并阻止这笔交易。除了微软,还有几家大型科技公司也表示反对。去年12月,FTC对这笔收购提起了诉讼。今年2月,英伟达宣布放弃交易。

但如今,阿莱利却面临着与“英伟达收购ARM交易”同样的尴尬问题:反垄断。今年1月,微软宣布以约690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动视暴雪,这是业内史上规模最大的交易之一。但目前,这笔交易正面临英国、欧盟和美国FTC的调查,以及游戏竞争对手的强烈反对。

11月9日,欧盟委员会对此交易展开深入调查,因为担心这笔交易可能会降低游戏机和pC游戏发行市场的竞争。据悉,欧盟委员会将在明年3月23日之前的90个工作日内做出决定。

阿莱利还要应对美国议员们提出的一些新法律提案,这些立法可能会限制微软及其竞争对手的一些服务。此外,她还鼓励政策制定者更仔细地审查苹果公司等劲敌控制的市场(如应用程序商店)。

从反垄断的靶子上消失

阿莱利的角色很微妙。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微软曾是科技行业最知名的反垄断目标。如今恰恰相反,监管机构和立法者的矛头鲜少对准微软。

曾用“反垄断”搅黄英伟达收购ARM,微软买动视暴雪面临相似尴尬 | 海外周选

被瞄准的几位分别是Facebook母公司meta、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亚马逊等同行。他们几乎已放弃大规模收购,因为大概率会受到严格的反垄断审查。而仅在过去两年,微软就收购了至少20家公司,包括以197亿美元收购语音识别软件公司Nuance Communications,以及以5亿美元收购网络安全初创公司RiskIQ。

微软能赢得监管机构好感的一个原因是,其主营业务之一云计算,被竞争对手的互联网搜索、电子商务、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等业务抢了风头,只吸引了监管机构一小部分注意力。此外,面对监管机构,微软的态度并不“好斗”。微软前外部法律顾问坎特,现在还成了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负责人。

华盛顿的反垄断律师、FTC前官员大卫?巴尔托(David Balto)表示:“过去十年左右,微软做了许多出色的工作,成功地将自己从反垄断执法者的靶子上移开。他们有一个非常谨慎的战略,让监管机构对谷歌和苹果更加担忧,而又把自己和他们区分开来。”

但是,这一次的收购动视暴雪交易,对微软之前的“置身事外”战略和努力可能是一个考验。一些投资者认为,这笔交易势必会受阻,而微软则依然有信心完成交易,而微软的信心,相当一部分来自阿莱利团队所做的工作。

阿莱利已在微软工作13年,自2018年开始领导反垄断事务团队,向总法律顾问侯赛因?诺巴尔(Hossein Nowbar)汇报。此外,她还经常与微软总裁史密斯密切合作。在过去20年里,史密斯被广泛认为是与监管机构和立法者和解的功臣。之前,微软曾因在pC市场的主导地位遭到一系列严重的反垄断诉讼。

但微软的一些竞争对手表示,微软仍在玩老把戏。2020年,美国企业办公通讯软件初创公司Slack向欧盟投诉微软,指控微软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将其团队协作通信产品Microsoft Teams与其广受欢迎的Office办公软件相捆绑,从而消除了市场竞争。

与史密斯相比,阿莱利一直保持低调。不过,知情人士称,阿莱利在指导微软的反垄断战略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并与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定期会面。该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史密斯对微软在公共领域的每一项举措都事无巨细地把控,但他也经常咨询阿莱利的意见,包括监管机构或普通公众将如何接受微软的这些举措。

一些前同事对阿莱利的评价是:聪明又冷静的策略师。在执行一项措施之前,她常常会邀请员工提出该措施的一些弊端。

日益严峻的反垄断威胁

阿莱利公开表态的领域不多,应用商店(app store)的监管是其中之一。应用商店是软件分发中心,已成为苹果和谷歌主导其移动平台的一大手段。比如苹果App Store对应用内支付和抽成的限制政策就让开发者怨声载道,这些政策也阻止了微软在iphone上发布云游戏服务。

两名前员工称,阿莱利一直是影响微软应对应用商店监管的主要声音。2020年,她起草了一套“应用商店原则”,微软将其推广给正在审查其他应用商店的立法者。

当年10月,阿莱利在博客文章中称这些原则可以促进自由选择和良性竞争。阿莱利还称,微软不会阻止Windows平台上的其他竞争性应用程序商店,并向开发者收取合理的费用。矛头显然是对准了苹果。但阿莱利称这一原则不适用于Xbox应用商店,因为微软销售Xbox硬件时是亏损的,或者利润率很低。

曾用“反垄断”搅黄英伟达收购ARM,微软买动视暴雪面临相似尴尬 | 海外周选

虽然这篇博客文章没有提及苹果,但一名微软前员工表示,它的目的就是给苹果“找事儿”。此外,微软还游说支持参议员理查德?布鲁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提出的《开放应用程序市场法案》(OAMA),该法案将要求设备制造商允许其他公司的应用程序商店在其设备上运行。

但微软一直不太支持针对科技公司的其它反垄断提案。阿莱利团队曾与微软的游说者合作, 以确立微软对一些法案的立场。这些法案可能会影响微软在自家平台上对待自家产品的方式,而非竞对产品。

知情人士称,去年冬天,当立法者起草一系列针对科技巨头主导地位的法案时,微软的游说者会见了参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及其政策工作人员。

在与克洛布查尔会面期间,微软员工对她提出的一项名为《美国创新与选择在线法案》(AICOA)的法案表示担忧。微软询问了克洛布查尔的工作人员,该法案是否会限制微软在其Xbox商店展示哪些游戏,是否会限制微软向在亚马逊或谷歌等竞争对手的云计算环境中运行其软件的客户收取更高费用。为推动旗下Azure云计算业务,微软目前向企业收取的在Azure上运行的Microsoft 365软件的费用,比在竞争对手云服务上运行的Microsoft 365要低。

微软已公开拒绝对克洛布查尔这一法案采取立场。该法案如果被通过,可能成为第一个对微软的软件许可做法进行限制的法案。今年6月,史密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微软并没有游说支持这项法案,但这并不意味着反对。

克洛布查尔办公室的一名代表表示,如果该法案通过,将由联邦机构的监管者决定微软是否被视为该法案监管的“关键目标”。目前尚不清楚,这项法案是否会在11月中期选举前进行投票。

此外,议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议员们正积极考虑更多立法,以规范云服务提供商的软件授权。对于阿莱利及其团队而言,可能将意味着不得不努力应对新的政策法规。

由参议员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发起的另一项法案,将要求联邦机构以更透明的条款重新谈判云合同,这可能会改变微软向政府授权软件的方式。在这方面,微软已有想要先发制人的迹象。今年8月,微软在一篇博客文章中称,除亚马逊和谷歌等头部竞对,微软不会向运行在其它大多数云服务平台上的微软软件额外收费。

推动完成动视暴雪交易

知情人士称,到目前为止,阿莱利的首要任务是完成收购动视暴雪交易。这笔交易可能帮助微软加强其Xbox业务,因为它将获得《使命召唤》系列等爆款游戏的控制权。

但阿莱利的团队必须要说服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这笔交易不会给微软带来相对于任天堂等游戏竞争对手不可逾越的优势。面对美国FTC和英国“竞争与市场管理局”(CMA)的调查,阿莱利回应称,微软在游戏行业并不占主导地位,将来也不会限制在竞争对手的游戏机或游戏商店中访问动视暴雪的游戏。

曾用“反垄断”搅黄英伟达收购ARM,微软买动视暴雪面临相似尴尬 | 海外周选

在内部,阿莱利会见了微软游戏部门的各个团队,与该部门的最高负责人菲尔?斯宾塞(phil Spencer)一起,向Xbox员工介绍了合并的情况,并围绕微软的立场达成了共识。知情人士称,阿莱利阐述了微软克服这笔交易的法律障碍的计划,包括提出不会将其它游戏工作室排除在竞争之外。

阿莱利在很大程度上遵循了史密斯与监管机构打交道的方式,先发制人,抢先解决监管机构提出的早期担忧。之前,阿莱利曾帮助微软在大型交易中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包括去年微软以197亿美元收购Nuance交易。

在动视暴雪交易中也是如此。今年6月,FTC主席莉娜?可汗(Lina Khan)在致议员的一封信中表示,FTC正在审查该交易对劳动力市场的潜在影响,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收购动视暴雪可能会让微软对“游戏开发者可获得的角色数量”拥有太大的影响力,从而阻碍公平竞争。

几天后,微软迅速采取行动,宣布已与美国通讯工人工会(CWA)达成协议,尊重他们在交易完成后组建工会的努力。根据协议,微软允许员工和工会代表更方便地进行沟通,并提供一个简化流程,让员工决定是否加入工会。

不过,最近微软在与监管机构打交道时,又开始显露出其早期的、更好斗的个性。上周,英国CMA公布了继续调查动视暴雪交易决定的全文,担心微软将动视暴雪的热门游戏从竞争对手的游戏机中剔除。

对此,微软以一封火药味十足的信件进行了回应。这份声明由阿莱利团队撰写,称英国CMA的这项决定,错误地依赖于微软游戏竞争对手的一些自私自利的声明。这些声明严重夸大了《使命召唤》的重要性,并忽视了竞争对手的应对能力。